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匆匆过客九龙山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日志

 
 
 
 

北京新地王给调控政策一记耳光  

2010-03-18 07:46: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 董伟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2010-03-18

 继3月15日爆出双“地王”后,今天北京土地拍卖现场却显冷清。业内预期冲击60亿天价的情况也未出现。然而,这仍然无法安抚人们愤慨的心。地价、房价的话题仍然无比火烫。有读者电邮本报称,“两会”中,各级官员声势浩大地表决心、下承诺,也不能阻止地价、房价的扶摇直上。房地产市场到底还有治没治?会不会又是一出越调越高的悲剧?甚至有评论认为,如此地王频出,是给调控政策一记响亮的耳光。

    “地王”肇事者是远豪置业和中信地产。前者隶属于远洋地产旗下,以40.8亿元将北京大望京1号收入囊中,地块楼面地价高达2.75万元/平米;后者以52.4亿元竞得北京亦庄住宅及商业项目(XI-1B)。除了都刷新了地价纪录外,两者的相同点还有,都是大型国企背景。据悉,和它们较劲到最后的,也都是大型国有企业,包括中国烟草、中粮、保利。

    不管是国土资源部,还是北京市,对此消息都无评论。可资参考的是,今年“两会”上,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姜伟新表示,不能否认地价和房价上涨,地方政府获益匪浅,市委书记、市长确实乐得见到房价高、地价高;除了经济发展外,地方政府还有维持社会稳定的责任。有人理解此话为,只要社会不乱,房价、地价涨总是令领导欣喜的。

    华远的老总任志强缴了几个亿的保证金,参与了这场浩大的土地饕餮盛宴。3月15日,他举牌到每平米1万多元的时候就胆颤了,最后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无能”。他在微博中表示,华远无法承受这样的高价,在连续九年的接连失败后,只好转向二三线城市谋发展了。“希望那里不是凭胆量而是凭品牌取胜。”任志强说。

    连场子都没进去的SOHU老总潘石屹则调侃任志强是“花钱买丢人,不是花钱买地”。不过,他认为,华远的失败不是“任总的无能”所致,而是中央企业太有钱了。潘石屹还预测说,随着新地王的诞生,北京的房价将又被推高一大节。他的同事则测算,大望京一号地上的房子销售单价达到45000元/平方米,才可以有10%的利润。

    开发商尚能调侃,购房人可真急眼了,在各大网站的论坛上,板砖儿已经满天飞。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一年一年奋斗,房子却一年一年更加遥远?

    现在,还有人执著地问,为什么“国×条”不断地出,各级政府一个劲儿地调控,“地王”仍然频现、房价愈加烫手呢?答案各色各样。一种较为常见的说法是,土地财政是一切问题的根源。当政府从地价上涨中大获益,那么,“地王”的不断刷新就是必然的,尤其是在去年信贷天量、大国企不差钱的情况下。当行情如此,囤积投机随之而来,斩而不断。

    问题是,土地财政真的能断了么?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郭国庆对记者说,釜底抽薪的办法是将土地出让金收归中央,然后由中央再返还地方支配,附加定向使用——比如用作保障房、公共租赁房建设等的条件,这就断了地方政府推高地价的念想。不过,他自己也不敢确定,这办法是否有可操作性,毕竟“利太深了”,需要“下巨大的决心”。

    恐怕还不只是决心的事儿。根据财政部两会预算报告提供的数字,2009年,地方财政本级收入32580亿多,其中土地出让各项收入13964亿多,占比高达近43%。虽然土地出让情况各省区市有差异,有些地方差异还比较大,但是土地出让收入在任何地方财政上的贡献都是举足轻重的。何况,新兴起的地方融资平台也多是依靠土地抵押生活的。土地不仅直接贡献了出卖后的利润,还是地方获得银行贷款的杠杆。

    因此,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王志浩称,2009年,中国各地方经济强劲增长以至“保八”成功,跟土地价格节节攀高关系极为密切。“如果没有土地交易,中国大部分地区的经济恐将踯躅难前。”他相信,没有土地出让收入支撑的县级政府很快会难以支撑。

    王志浩猜错的是:他曾预测—2009年高歌猛进之后,进入2010年,土地市场看上去准备告别喧嚣沉寂一段时间—或许会沉寂不少。显然,沉寂的日子还遥不可及。

    如果土地财政真的如此纠葛,那么稳定地价、房价的“法门”在哪里呢?《激荡三十年》的作者吴晓波认为,要真正遏制房地产上涨,必须首先遏制地方政府从土地中拿钱的冲动;而要遏制这种冲动,必须调整当前的财税制度,让地方政府从正常的税收体系内分得更多的羹。这是“房地产乱麻”中最关键的那个线头。

    他的意思是,在分税制下,中央、地方的事权、财权不对称已经在房地产市场扭成死结。只有在税制的背景下,人们方能理解“为什么每次房价上涨,中央政府似乎总是能在利益关系上‘置身事外’”。自2008年之后,决策层频频出手平抑房价,而地方政府为什么总是“阳奉阴违”?”如此,从房地产的角度,分税制的修正及改革势在必行。

    然而,税制乃各级政府利益的根本,动之何其难哉?吴晓波也深知其理。他把希望留到“下一届、再下一届,或再再下一届的北京两会”。

    现在,公众能看到的是,随着“地王”出现,北京望京房价应声而涨,再上台阶。

    本报北京3月17日电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