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匆匆过客九龙山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日志

 
 
 
 

“我要用杀人犯的方式审讯你!”(节选)  

2010-05-15 16:40: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置人死地:“我要用杀人犯的方式审讯你!”

       刑警恶毒为虎作伥  用刑吊打逼取假证

 http://zh47704.blog.163.com/blog/static/130430231200910595941458/

真庆幸我的职业是教师。 想不到这里关押的“坏人”们对没有把他们教好的教师还有一种别样的敬意。牢头知道我是老师,态度转而亲和且带着几分尊敬,恐怖顿时散去。听了我的陈述,又见我一副文弱斯文的书生样子,反而很同情我的遭遇,不仅免除了“入门规矩”,而且对我真的特别关照了。

暂且逃过了一劫。

    狱中难过、难受、难熬的日子不必叙述。度日如年的过了十八天后,真正的劫难、耻辱来了。328日深夜十一点半左右,已上铺入睡了。突然“咣铛”门响伴随一声:“符文敏,外审!”我心颤地一凉:深更半夜拉去外审,凶多吉无了!(注:在看守所审讯室审问叫内审,不会用刑;拉到公安局审讯叫外审,犯人谈之色变!)同仓难友个个惊愕同情:“符老师——死喔——”(儋州话,很惨的意思

    仓外寂静一片,田间杂虫阵阵哀鸣传来,更显凄凉和无助。门外,洪姓警官早已刑具伺候,手铐、脚镣把我系扣得紧紧的,还用报纸、包装胶把我双眼蒙得严严死死,顿时双眼眩蒙,天黑地暗的感觉。不一会儿带进一个感觉有如地下密室的地方,只听得“呯嘭”“咣当”的开闭铁门的声音,好不恐怖!姓洪的先来个下马威:摁我坐在一张铁椅上固定好,命令把双脚笔直伸出,用椅子靠背托着往上实实的顶成“    ”形,然后对着脚掌用皮带狠力抽打:“这是给你的见面礼!”时间长了真不好受!夜深了,干脆把我拉起来单手扣在高高的铁架上,休息去了。我站也不是,视又不见,睡更不能,一直到天亮。

    接下来的“待遇”一天比一天难受,都是在那铁架上或“大”字形站着或单手扣着或双手吊着来回变换的折磨,其次数多少和时间的长短,我都记不清了,但那滋味绝对刻骨铭心!自始至终未让我陈述事件的真实,却时时逼要子虚乌有的“证据”。原来这八名警察两人一组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轮流“伺候”我四天四夜,不是“办案”,而是“办人”!

    最严重的一次是三十号的傍晚,时值交班时候,已两天两夜不合眼,疲累不堪的我刚从铁架放下,又被强迫跪下数数,不准瞌睡。昏昏沉沉从1500顺反数到两遍时,忽然“咣当”门响,外面交班的警察进来了。只见姓韩的警官把手中材料“啪”地撂在桌上,便径直向我走来,伸来左手抓我的头发拉近前,右手重重扇推我的脸,狠狠的从牙缝里蹦出骇人的一句:“我要用杀人犯的方式审讯你!”目光示意铁架,“看见这铁架的斑斑锈迹了没有?你别以为那是自然的生锈,那全部都是吊在上面的犯人用牙啃,用身磨出来的痕迹!”我前面已有所领受,留下过身迹,哪会不信!何况扬言用“杀人犯的方式”来对待一个无辜的文弱书生,这牛刀杀小鸡,我冤劫难逃了。

    “开始工作!”只见他对旁边一个穿着印有“警院特训”字样背心的年轻壮汉说。那人便手脚麻利地又把我双眼蒙上了,旋即左右开弓,重重的掴打我的耳根,打得我昏头转向,双耳轰鸣。

    又听见韩某的声音:“符文敏!不,叫你一声符老师吧,你以为警察是不会打人的吧?”接着语气加重,“哼!那是共产党写在课本上骗你们的谎言!——警察是打人的!特别是儋州刑警是打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有十八种酷刑,今天我就让你尝尝其中的滋味!”(听不清楚是十八、一百零八还是一百八十,可能没有那么多,姑且说是十八种吧。)言毕,又是一阵如骤雨般的巴掌重重狠扇我的脸上,连蒙眼的报纸都打脱了,我两耳顿如蝉鸣,听觉恍惚,嘴角也渗出了血水。(如今我的左耳还时时“嘀嘎”鸣响,听觉锐减。)随即拿来椅子,命令我站上,先把扣住双腕的手铐在铁架高处系死,然后一脚踹开椅子,我倏然全身坠下,双脚悬空,尽力中只能使趾尖隐约触踦地面,但未得半点支撑,手腕处霎时无法承受的疼痛!突又抓起我一脚摁住在椅子上,“警院特训”的壮汉拿着军用皮带对准脚掌弯弓处最薄弱的地方狠命抽打,抽得我是杀猪般的嚎叫!双脚轮流各抽五十下才停手,我的双脚掌红肿发紫变了形。还不尽兴,拉着我的脚镣便往前面固定的审讯椅上拽紧系牢,使我的身体前倾的悬着,在不停的挣扎中摇摇晃晃,扣铐的双手掌在长时间重力垂挤下,血脉未得周流,暴聚一处,麻胀到了极限,虎口处的血管有如火燎破裂般刺痛!!衰号的求饶声、痛苦的呻吟声充塞讯房,响彻夜空!!

    此时,韩某呼呼睡去,年轻壮汉悠闲地玩着手提电脑,任由我百般痛苦的挣扎。四肢的难忍和周身的难受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不断的累加和重叠!直到生不如死,完全崩溃!人到这份上,生理本能中“放我下来”的欲望已吞噬一切坚强的意念,此时想要什么样的“证据”都轻而易举了!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我只有点头乖乖“画押”的份,哪还敢出半个“不”字!还拿出当地派出所的笔录材料,让我“承认”是为了逃避责任而“编造”出来的!善良和正义的人们啊,事发后第一时间就去做的笔录,谁来得及编造?谁又能编造得与另一人“编造”的一样呢!(我与二哥在当地派出所都留有第一时间的陈述记录)。明知真假,却颠倒黑白,我心里无法表述的滋味 :这真的是除暴安良的公安么?!他们把正义扔哪去了!!最后,暗含绝望无奈和冤辱无助的眼泪在他们造好的那份我们持刀斧入室砍人砸人抓人的假材料上签了名。

    隔天,韩某洪某相伴又来补充一些他们想要的内容,当最后问及我婚姻情况时,我说分开了。姓洪的追问:“是由于你的原因还是老婆的原因?”我听出他的嘲弄之意,不想回答:“这与案子无关吧。” 他身后的韩某可能听不清:“他说什么啊?”洪答:“他说与案子无关,拒绝回答。”两人嘿嘿冷笑。洪某接着嗤鼻言道:“哼,看他那个‘型’(儋州音híng,类似相貌、样子的意思,有轻蔑意),肯定是平时唱歌跳舞有些小名气后打女学生的主意了。”有如说父亲与女儿有染一样的耻辱灌顶而下!我弯坐铁架下,感觉不如一狗,狗不如意尚能狂吠,我却不敢再发一语。

    尔后,两人拔出手枪撂桌上拆弄、擦拭。在重新装好后各做一个瞄准射击的姿势,在左边的韩某瞄向我右侧,在右边的洪某瞄向我的左侧,形成一个夹角叉着我,本该正义的枪口顿觉阵阵邪气袭来!两人分别用口“砰”的一声“射击”后潇洒收枪插入腰间,嘴角勾着嘲笑,向我乜斜。白馥馥一张面皮,暗含着恶念;黑魆魆两双邪眼,明露着歹毒。好一副“你怎么能逃出我手心”的得意神态。四天四夜的折磨就这样画下了有如枪口一样黑黝黝的句号。

         吊打用刑造假案,书生冤忆法条文。

         警官狂语如雷震:课本内容是谎言!

 

(节选自我的述冤文章《教师冤泣:人间还有正义么!》第四节。)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